咲かせよ華を、浮世は刹那

熊孩子的日常(1)

     下午六点,安倍晴明开着车到达家门口,从后备箱拿出在超市买的日用品,然后掏出钥匙打开门。地上都是各种碎纸片,还有泼的一滩一滩的牛奶,扔的一块一块的饼干屑,椅子东倒西歪,桌布被扯得乱七八糟有一半垂到了地上。玩具小车,玩具枪,积木等满地散落。冰箱大开着,里面好像还在往外流着果汁。但是!茶几是完整的,沙发是完整的,窗户玻璃是完整的,电视是完整的,门也没有坏。安倍晴明欣慰地叹了口气,今天的吞吞茨木很乖呢。
  安倍晴明放好买的东西,欣喜地开口,“吞吞!茨木!我回来了!给你们买了你们爱吃的牛肉干。。。”“阿爸!你回来了!”安倍晴明话音未落,小茨木就从房间里...

高考之后

   《高考》后续   

“挚友,我们要去哪里玩啊?”茨木打开电脑浏览器,准备查一下旅游攻略。高考过去已经有两三天了,茨木的状态恢复的很快,紧张难过什么的,早就不存在了。酒吞榨了两杯西瓜汁,递给茨木一杯,顺便坐在他身边,说,“趁着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的时候,我们可以去....海边。”茨木含着一口西瓜汁没咽下,只得捧着西瓜汁忙点头,发出含糊却带着兴奋情绪的声音。

“我看看,哪里人少....”酒吞说着,倾身过去拿过笔记本电脑放在自己腿上,然后开始百度人少的海边景点。茨木很奇怪,问他,“为什么要去人少的地方啊,人多不是说明那里好玩吗?”...

高考

“挚友,我睡不着。”

  酒吞点着小台灯翻着语文书看看要背的文言文的时候,背后传来茨木的声音。酒吞翻过书,将看的那一页盖在桌上,转过身,安慰地摸了摸茨木柔软卷曲的短发,说,“别紧张,明天就照常发挥就可以了。考一门丢一门,别想那么多。”

  明天酒吞和茨木就要高考了,俩人在考场附近定了一家酒店,住一间房,睡一张床。酒店的房间不大,但是只要安静整洁就好了。从高考前放的几天假开始,酒吞就能看出茨木很紧张。酒吞也不只一次地安慰过茨木,抚摸他柔软的头发,吻他的额头,眼睛,但茨木的紧张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般。

  茨木当然会紧张,不仅仅是因为是高考,更是因为这几场考试决定他能不能和酒吞上一所大学...

执念(番外二)

      “挚友!挚友!挚友!挚友!!!!”

      “闭嘴!再叫打死你!!”酒吞一大早就听到茨木在门外喊他,他揉揉脑袋,本来还没有睡醒,现在硬是被这白痴吵醒了。

      “挚友原来你醒了啊,我可以进来吗?”茨木在门外问道。酒吞无语,这家伙一点都没有把别人吵醒的自觉。于是叹了口气,起床开了门,不过他并没有让茨木进来的打算,就站在门口,一脸不爽的问,“干嘛?”...


执念(番外)

  自从茨木表白了,酒吞没有让他走,茨木就有一种迷之自信,他觉得,挚友留他,肯定是喜欢他的。然而他的想法并没错,我们的鬼王大人,就是傲娇加深柜。于是,以为鬼王是直的的小天使开始了以把挚友掰弯的目的每日一撩行动。
  “挚友!挚友!秋天快到了,我们一起去红枫林看枫叶吧!我听那些小妖们说,秋天那里红枫遍布,可好看了。。。”茨木兴冲冲地对酒吞说。
  酒吞有些意外,转头问他,“红枫林?你肯去?”
  茨木憨憨地笑着,“和挚友一起的话,哪里都可以啊,而且,那红枫林的枫叶颜色就像挚友头发一样,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在那里,我就会经常去了。”
  酒吞接着问,“那个女人可是还在那里呢,你真要去?”
  茨木本...

执念(完)

  后面的就一发完结了~
      番外会有的,在脑子里~嗯
       感谢观看~❤

       “挚友!挚友你看!这是爱宕山进贡的酒,我特地挑了最好的!”茨木左手举着一坛酒满脸堆笑地来找酒吞,酒吞抬眸看了一眼,说,“放那吧。”“好的挚友!”茨木在酒吞身边坐下,打开酒封,酒香四溢。茨木不知从哪摸出两个酒盏,摆在桌上,拿起酒坛满上,将其中一个递给酒吞。“挚友,给!”酒吞没有接,反而道,“本大爷没有说现在要喝吧。”...

执念(五)


  日子慢慢过着,我和大江山的妖怪们慢慢熟络起来,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了许多关于酒吞和茨木的事情。茨木的手臂断了的时候,酒吞只是皱了皱眉,茨木却为此失落了几天,他以为酒吞嫌弃他了。酒吞好几次在红枫林喝醉都是茨木去把他背回来的,然而茨木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红枫林。茨木默默地帮酒吞处理大江山一切事务,经常通宵,但在酒吞面前永远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。茨木为酒吞做过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,这些事情,全被大江山的妖怪们看在眼里。

  茨木对酒吞的好,整个大江山都知道,除了酒吞。酒吞不喜欢茨木,整个大江山都知道,除了茨木。

  无论酒吞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,他永远都是笑着喊挚友,在酒吞面前,茨木就像一只大型忠犬...

执念(四)

我用身体顶着酒坛,急急忙忙飞到鬼王身边,鬼王感觉到我的到来,朝我这边看了一眼。我把酒递上去,说道,“鬼王大人你要的酒,那个,没事我就先走了.....”说完我就转身准备开溜,“站住。”鬼王叫住我,问道,“你在大江山呆了多久了?”我转过身,回答道,“大概就两三天。”鬼王打开酒坛直接往口里灌了一口酒,说,“那你在天上是不是什么都能看到?”我接道,“是啊。”鬼王紫眸一沉,说道,“那你还是滚出大江山吧。”我心里一惊,连忙解释道,“不不不鬼王大人,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......我平时都是在天上睡觉的......”鬼王冷哼一声,说道,“谁知道你是不是过来打探情报的?”“我除了天上的几朵云之外谁都不认识,给谁...

执念(三)

 我的分身在红枫林蹲了几天都没看到人影,由于离开本体太久,妖力快消耗完了,于是我就把分身召回了。我有些失望,没看到红叶。

  再说茨木这边,他从酒吞回寝宫之后亲自弄了点吃的端到酒吞寝宫门前,正准备像往常一样进去,但想起酒吞进去之前吩咐的话,将那句挚友硬生生憋了回去。茨木转身,靠着门边柱子坐下,将食物放在一边,低着头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过了许久,我听到他喃喃地说道,“挚友....又去见那个女人了吧?看你这个样子.....又是没见到吧.....挚友啊,为什么一定要是她呢?难道我就不能.....我就不可以吗.....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根本配不上你,而且她也不喜欢你,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她呢.....”茨...

执念(2)

我跟着鬼王飘着,突然又想到茨木刚刚垂下头失落的样子,有点担心。于是我从身上揪下一团云,让它回去看看茨木,才继续放心地跟踪鬼王。

  鬼王独自走着,来到一片枫树林,找了一棵树靠在树上坐下,从鬼葫芦里取出酒就往口里灌了一口,然后一直盯着一个地方,像是在等什么。我有些疑惑,鬼王来这到底要干嘛?我闲着无事,就在这枫叶林上头转了几圈,发现这枫叶林虽然美,却死气沉沉,好像除了枫树之外就没有活物了。正疑惑着,我看见鬼王曲起一只腿,将一只胳膊搭在膝盖上,闷声喝着酒,时不时还是会瞟一眼那个方向。哎呀这可真是让云摸不着头脑,鬼王到底来这干什么,还是说在等什么人?可是这里除了他和我两个活物就没有其他妖了啊,而且这...

1 / 3

© 言苑 | Powered by LOFTER